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专家介绍
红十字会血康医院院长袁六妮
袁六妮院长

袁六妮 河北无极县红十字会血康医院院长 中国民营医疗机构协会理事 石家庄市政协委员 石家庄市劳动模范.袁大夫从事血液病中医临……【 详细

血康医院副院长袁军清
副院长 袁军清

袁军清 现任河北无极血康医院副院长.毕业于河北医科大学,主修血液学专业,长期从事中医血液病的临床和科研工作,并十分注重传统中医理论……【详细

当前位置: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网 >> 医院动态 >> 浏览文章

怎样延缓MDS和AML复发

作者:佚名 日期:2019年02月18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根据第二阶段RELAZA2试验的结果,使用低甲基化剂阿扎胞苷的微小残留病(MRD)引导治疗延迟了晚期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mds)或急性髓性白血病(AML)患者的血液学复发,近一半的MRD-阳性患者一年内无复发。

该试验的结果发表在Lancet Oncology上。主要作者,伦敦国王学院医学博士Uwe Platzbecker讲道:“连续MRD阴性转化为非常好的预后,而阿扎胞苷可以反过来消除MRD阳性患者的惨淡预后,特别是在异基因造血细胞移植(alloHCT)后。”

研究方法

RELAZA2试验招募了来自德国9个健康中心的198名患有晚期mds(n = 26)或AML(n = 172)的患者。所有患者先前在常规化疗或alloHCT后达到完全缓解(CR)。

在24个月的随访期间,通过定量聚合酶链反应突变NPM1,白血病特异性融合基因(DEK-NUP214,RUNX1-RUNX1T1,CBFb-MYH11)或前瞻性筛选获得CR的患者进行MRD筛查。在流式细胞术分选的CD34阳性细胞(对于alloHCT受体)中分析供体 - 嵌合体。MRD阳性定义为NPM1突变或融合基因(RUNX1-RUNX1T1,CBFb-MYH11和DEK-NUP214)增加> 1%或CD34阳性供体嵌合体或骨髓中减少≤80%或血液没有血液学复发。

经历疾病复发或严重,未解决的毒性的参与者停止研究治疗。

随访期间,138名患者为MRD阴性; 60名患者保持MRD阳性,并且在29天周期的第1天至第7天每天给予皮下阿扎胞苷75mg / m 2,总共24个周期。达到MRD阴性的患者能够每四周将治疗降至阿扎胞苷5天,总共6个周期。

53名MRD阳性患者被认为有资格接受先发制剂阿扎胞苷治疗。中位年龄为59岁(范围= 52-69),大多数患者(n = 48; 91%)患有AML。

从MRD引导治疗开始的中位随访13个月(四分位数间距= 5-22.8),该研究符合其主要终点:31名患者(58%)在存活后6个月存活且无复发。开始阿扎胞苷治疗。

研究结果

31名应答者中有19名(61%)出现MRD阴性,12名(39%)仍然是MRD阳性,但没有疾病复发。

在达到MRD阴性的患者中,所有患者均存活且无复发,中位随访时间为23个月(范围= 8-29)。然而,七名患者(37%)在阿扎胞苷起始后中位数为280天(范围= 62-817)时变为MRD阳性。

在前六个治疗周期后,将近一半的患者(n = 24/53; 45%)继续接受阿扎胞苷治疗,7名(13%)完成了整个两年的方案指定治疗。

在患者开始使用阿扎胞苷后一年,MRD阳性患者的总生存率(OS)率为75%,无复发生存率(RFS)率为46%。与MRD阳性患者相比,MRD阴性患者的12个月OS(危险比[HR] = 3.1; 95%CI 1.4 = 6.7; p = 0.005)和RFS(HR = 6.6; 95%CI)的发生率更高作者写道,3.7-11.8; p <0.0001)。

“观察到使用阿扎胞苷的MRD阳性患者的OS与MRD阴性患者的OS相似,表明治疗介导的疾病复发延迟可能对患者有实质性的益处,因为它们可能更有效通过后续治疗挽救,“他们补充道。

无论是否接受过alloHCT的患者之间的反应没有显着差异(71%对48%; p = 0.097),但在多变量分析中,研究人员观察到RFS和OS的显着差异有利于MRD低与MRD高耐心:

➤RFS:HR = 3.0(95%CI 1.3-7.0; p = 0.0096)

➤OS:HR = 2.5(95%CI 0.7-9.6; p = 0.17)

在前六个疗程中,感染和胃肠道毒性是最常见的≥3级非血液学不良事件(AEs)。最常见的≥3级血液学AE包括中性粒细胞减少症(85%),白细胞减少症(32%)和血小板减少症(6%)。在阿扎胞苷的前六个周期结束时,9名患者(17%)需要由于骨髓抑制导致的剂量减少,并且大多数事件被认为“既可逆又可控”。

一名患者在阿扎胞苷第一周期后3个月因中性粒细胞减少感染而死亡,这被认为可能与治疗有关。没有其他严重的AE被认为与研究药物有关。

研究结论

由于全面治疗建议增加了从不发生MRD的患者过度治疗的风险,研究人员建议,阿扎胞苷可用于基于MRD检测的个体化个性化先发制人治疗基础。“这种方法的优点是只治疗有复发风险的患者,与维持策略相比,这意味着对不会复发的患者不用进行过度治疗,”Platzbecker博士总结道。



河北省石家庄市无极红十字血康医院为你的血液健康保健护航免费咨询:4001818958
上一篇文章: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的分层治疗流程 下一篇文章:Blood:两项最新血液学进展